大牙

纸醉金迷

三年期已满,君在何方
斗转星移,三年的光景转眼就到了约定的日子,那日九良离开后便与小梦断了联系,可他每日都不在像往常一般,越发的开心越发的珍爱自己,他信九良,一定会回来的,可这三年内九良渺无音讯,心里不由得打起鼓来,有时候他经常也会怀疑,是不是他做了一个梦,太美好了他还没醒过来,有时候也会告诫自己,不是梦九良走的时候留下的香膏还在,九良,我拿余生与你做赌注,万万不可要我输阿!
清晨,收拾好装裹带好了多年的积蓄,来到了班主的房内,“班主……小梦,要走了!”“时间过的竟这般快,你也到了日子,罢了,我知道你心已不在,走吧,以后跟他好好过,不要再回到这乱世红尘中,找个僻静的村落好生活着吧!”小梦抬眼看着班主,分明是要落泪却隐忍回了头不在看他,道了声珍重便走出了百乐门!低头往外走却在想九良还没有联络他,是不是……“堂堂,我回来了,我来娶你!”“九良,呜呜~你个杀千刀的你去哪了?三年内你都不曾与我联络,你就不怕,你就不怕我变了心再也不理你了么?”“不怕,我的糖糖永远是我的,我们约定好了要在一起,我的糖糖不会舍下我自己快活的!”“你这是……”孟鹤堂这时才看见那火红的轿子和迎亲的队伍,不由得害羞起来“我还没换衣裳呢,你等我换了嫁衣再来!”“不用了,你穿什么都好看,我等不及了糖糖,这三年未沾荤腥,我多难受你知道的!”“你!竟想这些荒淫之事,怕是根本不爱我,只是相中了我的身子罢了!哼!”“糖糖,你愿嫁与我此生不负么?”深情的目光吸住了孟鹤堂的心,根本控制不住“我愿嫁与你,此生不负!”迎亲的队伍接了一对新人,回到了周府,周老爷子坐在大堂内,看着面前一对新人,暗自道‘罢了,终是拦不住的,倒不如成全了,自己的遗憾不要在儿子这里在重演了!’“一拜高堂”喜婆的声音传来,孟鹤堂竟觉得有些不真实,这真的不是梦么,我要嫁给九良了!一鞠躬后“二拜天地”喜婆的声音叫醒了孟鹤堂,嘴角上扬鞠了第二躬,“夫妻对拜”面对面的看着对方眼中都是彼此的笑容,真的是一路坎坷走到了今天,“送入洞房”周九良牵着孟鹤堂得手走到了卧房中,看着对方满含爱意的眼神,喝了交杯酒“糖糖,我们终于走到了今天,我爱你”“我也爱你,但是……你能不能把你的抓子从我的腰上拿下去,还有这才几点啊,你就顶着我”“这不是,名正言顺了么,还不快点洞房,春宵一刻值千金阿”慢慢的亲吻,从眼睛到脸颊到喉结,到锁骨,解开衣扣白皙的皮肤因为酒精的缘故染上了粉红,让人看上去不禁想蹂躏一番,实际上周九良也是这么做得……

纸醉金迷

醒来,孟鹤堂急忙转身去看,呼,还好,他还在,常年接客的孟鹤堂已经习惯了早客人一步起床,伺候客人用膳,不料想昨夜在九良怀中睡的竟这般踏实,告诫自己今时不同往日万不可动那些腌臜的心思。不要肖想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起身穿好衣服推开门端了早膳回来,周九良早已经起来正在系领带,走上前去帮他系好最后一颗扣子。“周少爷,用膳把。”不带一丝波澜的语调目光里没有半分情意,“先生坐下一起吃把”“不了,小梦身份低微伺候好您就知足了,岂敢一起用膳。”周九良不明白,昨日还热情如火的人为何今日这般冷漠,到底哪一个是他真正的面目。不在勉强吃过早膳变头也不回得走了,心里却在盘算怎样把他的先生赎出来。孟鹤堂看着那人远去心里暗自叹道,终究都是一样的!
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晚上有自己的戏,便去了后台开始换上装裹描眉化眼。正戴着头饰,刺耳的女声又响起来“哟,看来昨日这位爷也不行啊,小梦你今儿还能起得来唱戏,果真是被操弄惯了的身子骨,到底是比我们这些刚开苞的要厉害些!”转身,抬眼【啪】赏了那人一耳光,“好不好也不是你能说的起的,想说我,先要看看你自己的身份,什么时候爬到我上头再来逞口舌之快,哥哥今儿免费教会给你什么叫世道!”“你!”那人想还手却被赶来的齐三儿拦住。只得作罢,谁叫自己没后台呢!“孟哥,周少说以后不让你唱了,要赎你出切,班主不同意,您看?”孟鹤堂心内一惊,九良不是已经走了,怎么会?不好,这百乐门势力盘根错节,他刚刚回来,怕是还不太了解,这样争执下去怕是要被周老爷子教训。起身,“走,带我去见班主!”“得令!”跟着齐三儿,来到班主面前,二人都面色平稳,坐着,看不出任何异样,上前拉过九良对班主说道“班主,我不走,小梦没有忘记当年对您说的话,时间没到小梦不会踏出百乐门半步!”拽着九良的手走出班主的视线,来到花园背人处。看着九良委屈了好一会儿说到“你,不嫌弃我么,我这身子可真是千人踩万人骑过了!我自己都觉着脏。”“不嫌弃,怪我,是我不好的,没能护好你,说好了要做你一辈子小混混,却没能再者乱世中给你一席之地护你周全。跟我走吧先生!我能护的了你!我留洋读军校是为了你,挨打练功夫是为了你,都是为了你!”孟鹤堂看着眼前的九良,可你不知道与你分开后,战烟四起,被迫与父母分离,要饭维生的我若不是遇见班主,只怕你现在早已见不到我。“九良,你可愿等我,只差三年,我与班主约定的时间只差三年,三年后若是你还愿要我这破烂身子,我便许给你,任他万人阻挡我也不怕!”“好,你我在此约定,三年后你离开百乐门之时便是我周九良娶你为妻之日,任万人阻挡你我也再不分开!”

纸醉金迷

“何止是认得?”你走之后我疯了一般找了你5年最后不得被父亲送出西洋留学,在那边发誓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继续找你,这一次我肯定不会让你再从我的身边走掉,不会,不会让你再回到以前的生活。 “良良?良良,你怎么了?”孟鹤堂有些想笑,当时那么好的两个人,再度重逢已经变成如今这般不堪。可悲,乱世中只求有一席之地安身立命,还能奢求什么?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开始走向周九良,四目相对,几乎控制不住的目光,差一点就要落泪,轻轻一笑伸手解开他那身西装,一颗两颗,三颗。突然被一双手按住,周九良一把将人搂入怀中,久违的亲密,脑子里快速闪过小时候的画面,两个小孩子,在园子外的花圃内玩耍,一个扮做教书的先生另一个则是来捣乱的小混混,小先生咿咿呀呀的吟诗作对却被来捣乱的小混混扑了个跟头,站起身来抖抖灰尘不哭也不闹,只顾着看向那小混混,稚嫩的童音问到“没事吧!良良,下次我来混混吧,你痛不痛,堂堂给你呼呼~呼呼就不痛了。”小混混的眼里似乎装不下旁的景致满眼都是这个似乎是画中仙的人儿,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眨着长长的翘翘的睫毛,忽闪忽闪的看着他。啵~没忍住亲了一口“以后我们这样玩一辈子好么,你只做我的先生,我也永远是你的小混混!”“嗯!好”
转眼战乱四起,父亲要把他送离上海,他不同意不死心找了那个小先生五年终是不得所愿,看着强势的父亲抱着母亲他知道他需要更强大,才能更快的找到他的小先生,一咬牙离开了这个他从小生活的故乡,只身来到西洋,被嘲笑东亚病夫他不怕,被军校的孩子欺负他不怕,学功夫受了伤他不怕,他要变得更强,回去了才能保护他的先生,他的堂堂,他唯一的支撑,转眼间他回来了,看着怀里的人,轻声在他耳边说道“先生,你的良良回来了,你,还要做他的先生么?”低低的声音诱惑着孟鹤堂,俯身亲上去……https://shimo.im/docs/YGA7CiK6cBAavF4O 点击链接查看「纸醉金迷」,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纸醉金迷

‘来来来来跳舞脚步开始摇动,就不管他人是谁,人生~是一场梦~’孟鹤堂唱完这一首,掌声雷动,但是并没有从他的眼中看出任何情绪波动,脸上已经麻木的职业微笑,鞠躬,下台。殊不知自己已经被两伙人当成猎物。
来到后台,苦笑着看着那些女人争风吃醋,今天刘大少送了小米一个鎏金手镯,李大少送了小梅一只足金的凤头钗,自己从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沦落到这种风月场所的……
那年的孟鹤堂只有9岁,父母在战乱中跟他走散,被迫要饭求生,遇到了百乐门的班主,金大班,一个传奇的女人,传言百乐门之前是一个商业上有头有脸黑白两道都有地位的男人开的,刚开业的时候轰动了整个上海,最早被卖来的舞女中有一位就是现在的金大班。几经辗转战乱,男人去世临死前把百乐门托付于金大班之手,没有人知道这期间发生了什么,金大班接手之后开始各处网罗才艺双绝的舞女,但她没想到,那一日去置办身家的时候会遇见孟鹤堂,那是怎样精致的一个可人儿阿,她以为是个女孩,上前去问到“饿么?想吃饱饭,有漂亮衣服穿,有好看的首饰戴,可以睡个踏实觉么?”小小的堂堂并不知道眼前这个风情万种眼神中充满对这世俗不屑的女人是做什么的,他也不懂什么叫好看的首饰,但他听到了可以吃饱饭,可以睡一个安稳觉,这让跟父母走失的他,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诱惑,什么叫欲望,他说“跟你走我就能得到我想要的一切么?”“宝贝儿!只要你肯听话照我说的做,你要的一切,都会得到的!”
“哟,这不是我们小梦么!怎么在这一人儿发呆阿,今儿没有有钱的爷包您阿”刺耳尖锐的女声把孟鹤堂从回忆拉出来,不想了,终究是回不去的。抬眼看到那嘲讽的女人丑恶的嘴脸低声说到“我想自然有源源不断的人排着队来给我舔脚,我不想,谁也带不走我”轻轻一句却犹如一记火辣的耳光重重扇在那女人的脸上,刚想反驳,金大班派了心腹来传话“孟哥,请把!从西洋留学回来的周少爷,指名邀您去赴宴!怕是不好推脱。”心腹叫齐三儿,跟孟鹤堂差不多进入百乐门,两人也是这女人堆里仅有的两个男人。齐三儿因为手脚麻利人又机灵还会些功夫做了金大班的心腹。对孟鹤堂也一直很是尊重。“告诉班主,我这就来,让他耐心等着!”随后转身去了更衣室换去了一身的行头,穿上了灰色素身的大褂。走出去的那一瞬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嘲讽“哼 装什么冰清玉洁,还不都是让人睡的,有什么可傲的!”懒得理会,随齐三儿来到贵宾室,抬眼看到了那人,长的还算俊俏,一身笔挺的西装,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脚上的皮鞋和腕上的手表显出了他的家世“周大少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今儿头一次见您阿!”“你们都退下把!留他就可以了。你过来坐这里。”“先敬周少一杯,这回你可要喝阿,良良!”“你还认得我?”

点不开链接的看这里

万物生长

*幼儿车
*流着鼻血产出
*不喜勿喷
*上班时开小差写文真尼玛刺激
*有喜欢的可以小红心喜欢一下
*新手上路多多支持
https://shimo.im/docs/0y5YjR1cdJsCrwEc 点击链接查看「点我上车」,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不好使在评论找链接
或者私信我都可以🙈

万物生长

低音炮震耳的声音,酒池里扭动的肉体,五光十色的舞台,周围的一切都在刺激着杨九郎的感官,他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今天是大学的开学典礼,结束后一个寝室的舍友们带着他来到了这里【津韵】酒吧,他有些烦躁,从小地方出来的他未曾见过这样荒淫的场面,下意识的想要逃离,扭身却不小心撞到了一个精瘦的身躯,灯光太过刺眼,音乐的声音很大,他说了句抱歉也不管那人听到与否,仓皇逃走,被撞的那人似乎并没有被影响到,仍旧闭着眼手里搅动着那杯刚刚调好的烈酒,随后一饮而下。起身离开,三步并做一步追上了先前撞到他的那人。“嘿,你要去哪?”“回学校宿舍”“还在念书?大学生?”“怎么了,是撞坏你了么,需要我……”“需要你陪我睡一晚,可以么?”“我是男的,怎么陪你”“我教你,走,去我家”“诶!我没答应你”“可你也没反对不是么?看样子还是个雏吧”“你这人怎么说话这么……这么……”“直白?粗俗?随便了只要你上我怎么着都行”“站住,张云雷,我们爷请你喝酒,你喝完了酒就想走么?”几个壮汉追了出来,来者不善,“你今天不上我,以后就见不到我了”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的杨九郎喉咙一紧,拽住他的手快速逃走。跑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公园,确认没人追赶上来,杨九郎这才撒开他的手,一回头却看见那人脸上挂着不对劲的酡红。刚想询问却被人吻住了双唇,唇舌交融银丝相连,杨九郎有些被动双手不知所措,被拉住抚摸上了那精瘦身躯上的两抹嫣红。跌跌撞撞的倒在了树林中的草坪上。